啁啾

胚胚就可以了
目前靈能&鳴佐&金カム

第一次寫文+公布就獻給將了!!!!啊!!!////

將中心,應該是沒什麼CP感

-



一開始將其實也沒在打工
除了必要的開銷 房租水電什麼的
媽媽跟爸爸兩邊分別給的錢其實對將來說已經很足夠了,甚至可以說綽綽有餘 
交通可以用超能力解決
三餐可以買個麵包解決
漫畫可以幾個銅板解決
什麼事都可以簡單的解決
什麼事都可以輕鬆的就解決了



將是放學後去打工的。
因為店家也不敢明目張膽的用未成年的童工,所以將是在已經有些交情的大叔的丼飯店打工。那是間小小的店面,沒有特別顯眼也沒有特別隱密,平平淡淡的就在人行道一旁的店面叢林們占據一小角而已。

將從褲子的口袋翻出了手機,螢幕顯示的數字明說著今天離開學校的時間晚了些。
時間上的延遲讓他連在路上隨便買個便利商店的飯糰都不允許,只好固執的背起書包、手機塞回口袋,在人行道上奔跑了起來。嘴唇因為換氣頻繁而有些乾澀,冷風吹來刺得眼睛不得瞇上。
一路上跑來身上就多了層薄汗,將匆忙的走進員工休息室看到了前一班的並打了聲招呼,同事應聲,帶著客套的語氣說了聲什麼,將沒聽清楚便想要問個明白,但轉身卻發現人早就不在眼前。作罷,脫下外衣拿起自己置物櫃裡的衣服穿上,扣起第一顆扣子冷冽的空氣從窗縫鑽了進來,將不禁蹦起身子加快扣扣子的速度,暗自祈禱不要因為這樣就得了感冒。

在換上員工制服走出更衣間時,肚子毫不客氣的哀號了一大聲。
正要去翻營業招牌的大叔沒有漏聽這一聲慘叫,只是豪爽的笑了一下便示意將到吧台的位子坐下。
「嘛反正現在還不到人多的時候,一樣咖喱豬嗎?」
將疑惑了一聲,看著老闆的手都已經握著鍋子的手柄,將就只好哦了一聲表達同意並帶著些許不好意思的心情道聲謝謝。
「不用謝不用謝,今天你生日就當作是生日禮物吧哈哈」
那時候將才想起來原來今天是這個日子。
「生日快樂啊小伙子」大叔對著將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端上那一碗生日禮物,熱氣蒸騰撲面而來,剛剛一路上被吹散的溫度似乎回來了一些,眼睛也因為熱氣潤濕了一些。

下班了,將穿著黑色羽絨外套普通地走在路上。
從口腔呼出的白煙並不是那麼的有溫度,你得把手靠很近很近才可以抓到那一絲短暫的溫暖。
要是換作平時的話他巴不得在下班之後趕緊回家洗澡賴在沙發上休息,將想著大概是因為今天店裡比較不忙,所以今天才有這樣的閒情逸致吧。
不過自從認識影山律之後他使用超能力的次數確實下降了很多。
他對他家哥哥使用超能力的想法先前是有點意見,不過聽了影山律說以前發生在小時候的事故後,冷靜想一想又覺得無可厚非。更複雜的什麼理論、前後因果關係實在是提不起他的興致,只是,嘛,反正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方式。
他不認為自己比別人好(他還是知道像是學業跟計畫他輸給影山律,他也還是知道外表長相跟交涉輸給那個雞毛撣子),但也不認同「超能力者埋藏自己的能力」的這種作法。你不能否認世界上就是有些人很特別,他們擁有很多才能 他們能領導許多人,他們能做跟別人不一樣的事。
表現一直都不是個錯,只是不管是鋒芒畢露還是隱瞞躲藏都過於極端。

他喝著剛從販賣機掉落下來溫熱的便宜拿鐵,望著天空上的星星。
今天的星星很亮很亮 點點星光溢滿了藍色冰山的眼睛。

爸爸已經不再執著於力量。
那時候爸爸準備直接面對爆走的影山茂夫的時候,他第一次在父親面前這麼直接坦白的表露出對父親的擔心還有自己的不情願。
識時務者為俊傑,逃避有時比正面面對來得更有意義。
將很高興那時候他不再只是想著自己或是他人認為的義氣高尚。
他選擇的是他曾經拋在腦後的家人。





將打開自己租屋處的大門意外的看到媽媽從廚房走了出來。
「啊、將 歡迎回來」
「哦、哦 我回來了。媽怎麼沒先說一聲阿」
「想給個驚喜..?」
「這樣才沒有驚喜到呢哈哈哈」將走到餐桌看見了父親也站在那裡。
「欸..欸?」
「將,歡迎回來還有...生日快樂」
「真是的,應該再更有感情些吧爸爸」媽媽嘆氣 。
媽媽似乎還在說些什麼。
剛剛停下來的思緒又開始轉動了起來。
將看著眼前的畫面忽然覺得剛剛一路上被吹散的溫度似乎回來了,眼睛也被臉上的熱氣潤濕了。
奇怪,桌上插滿蠟燭的蛋糕又不是用鍋子煮出來的。


-

评论
热度(8)

© 啁啾 | Powered by LOFTER